9月23日,教育部召開新聞通氣會。會上,據北京市教委透露,北京市“雙減”措施鼓勵實施先培訓后付費的收費模式。北京商報記者也注意到,懷柔區教委此前曾在暑假期間發文稱,鼓勵培訓機構實施先培訓后收費或一課一銷的培訓收費模式。而該模式在未來若能實現大范圍推廣,將徹底改變教培行業的預付費難題。從市場情況來看,家長們選擇預購大容量課包的原因基本都是為了優惠,但這一做法卻為退費問題埋下了隱患。由此,為應對培訓機構的“退費難”,多地都已出臺資金監管辦法,提升對培訓機構預付費的重視。

預付資金納入強監管

購買大容量課包、一次性繳納幾年培訓費用……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這是家長們給孩子報名校外培訓課程的基本操作。然而大量資金的流出存在不少的風險和隱患。從這兩年來的市場情況來看,頻發的校外培訓機構跑路事件讓不少家長都吃了虧。在此前的調查中,曾有家長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機構關停之后,自己仍有十幾萬的學費拿不回來。

由此,在推進“雙減”的過程中,教育部等部門對校外培訓機構的資金監管問題格外重視。9月23日,據北京市教委在教育部召開的新聞通氣會上透露,當前北京全市恢復線下培訓的機構預收費已經全部納入資金監管,資金監管總額達到9.68億元。

對于線上學科類培訓機構,北京市教委也正在推進資金監管,并將預收費資金監管作為線上機構重新審批準入的前置條件,堅持“無資金監管,不得重新審批”。

此外,北京推進“雙減”工作的同期還出臺了《北京市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預收費管理辦法》,并在重申3個月或60課時收費上限的基礎上提出,如周期和課時收費并存,機構只能選擇收費時段較短的方式,防止機構發生變相超過 3 個月收費問題。

鼓勵先培訓后收費

在通氣會上,北京市教委還表示,鼓勵各家機構實施先培訓后付費的收費模式。無獨有偶,今年暑假,懷柔區教委也曾發文指出,鼓勵培訓機構實施先培訓后收費或一課一銷的培訓收費模式,體現教育的公益屬性。

盡管“先培訓后收費”的模式未成為明確規定,但政府的鼓勵態度不言而喻。若該模式大范圍推廣開來,曾經在業內普遍應用的“預付學費”模式或將成為歷史。“先收學費再上課,這是教培行業的行業習慣和思維定勢。”互聯網教育專家、素履咨詢創始人郁苗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和餐飲等服務類消費場景不同,校外培訓長期以來都保持著一種先收費再培訓的模式。

“目前政府的政策和鼓勵方向,很大程度上還是為了解決對校外培訓機構資金的監管和管控。”郁苗分析指出,部分培訓機構的“跑路”和“爆雷”行為,給家長造成了經濟負擔,甚至激起了民怨,也影響校外培訓行業的整體形象,整治勢在必行。

值得一提的是,據人民網領導留言板板塊內容顯示,近日,有家長投訴東城區新東方學校的課后培訓班收取秋季下半段學費,且未標明開課時間。對此,東城區教委在回應中稱,已約談新東方機構負責人,強調目前不允許收費,只能消耗存量。新東方也表示正在整改,十月一日后機構向教委申報備案,教委審核通過后在校區顯著位置進行公示。

毋庸置疑,“雙減”下,對預收學費的監管將達到前所未有的嚴厲程度。

機構現金流面臨壓力

當預付學費的模式被打破,資金壓力將成為擺在機構面前的最大阻礙。“如果先培訓再付費成為了行業通行做法,在這個轉變過程中,會讓機構面臨非常大的資金壓力。”郁苗表示,這一模式下,機構的房租、水電、人力、教研甚至營銷等成本支出仍然發生在教學動作完成前,但學費只能在培訓完成后才能收上來。

“另外需要注意的情況就是,學員也可能會跑單,比如按階段性上完課之后再付費,這種情況下就存在跑單的風險。”郁苗進一步指出,企業的現金流將面臨諸多不可控的風險。

在業內專家看來,“雙減”工作既減校內,也減校外;既減輕家長的經濟負擔,也減輕學生的學業負擔。而在減輕家長經濟負擔這一環,預付費問題最為突出。

“實際上行業內普遍認為,盡管目前著重強調對學科類培訓的監管,但對素質類培訓的監管也一定會提上日程。尤其在對資金的監管上,很大程度將參考目前學科類培訓的做法。”郁苗談道,“比如引入第三方監管機構、收費課時限制等等,各方面都將有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