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教育機構的“單一線上化”正逐漸成為歷史。截至9月27日,據北京商報記者觀察,為應對“雙減”政策,不少在線教育機構正在積極轉型,拓寬業務領域,發展線下業務就是轉型路徑之一。由此,北京商報記者于近日走訪多家商場,走訪中發現,猿輔導旗下的早教品牌斑小馬已在商場開設柜臺,銷售面向3歲以下兒童的相關早教產品。力求在線下早教市場中分一杯羹。值得一提的是,教育部在此前印發的文件中明確要求,為落實“雙減”工作,線上學科類培訓機構需在注冊地設置固定的線下實體培訓場所。不難看出,從線上回歸線下既是在線機構的趨勢也是必然。

專柜進駐商場

經歷過線上的迅猛發展和“雙減”剎車之后,在線教育機構正尋求新的增長機會。近日,北京商報記者在龍湖長楹天街購物中心三樓發現,在線教育機構猿輔導旗下的早教品牌斑小馬在此開設了線下專柜,銷售面向3歲以下兒童的早教產品。

據專柜工作人員介紹,他們在今年6月開業,到現在已經開業了3個多月,早教產品主打特色為雙語培養。“我們的產品和課程是從7月齡到36月齡,以月齡盒的形式每個月寄送產品,產品有繪本、點讀筆、認知卡和早教玩具等等。”該工作人員向北京商報記者介紹了柜臺售賣的產品情況。而從其提供的價目表來看,若從7月齡開始購買該產品,30個月的月齡盒共計4500元,并包含5套贈品,平均每個月花費150元。

同時,北京商報記者在斑小馬早教的官方微信公眾號發現,若選擇線上購買,從7月齡開始,訂購至3歲的月齡盒價格為5500元,包含兩份贈品,訂購一年的價格則為2800元。比較來看,線下專柜提供的價格便宜了1000元,更劃算。

中關村教育投資管理合伙人于進勇告訴北京商報記者,相較于純線上模式,早教領域更適配線下機構的模式。“家長們都希望把孩子帶到或者送到家附近玩,所以近些年來居民區和靠近居民區的商圈、商場里都出現了很多面向孩子的機構,或者教育綜合體。”

而或許正是看中線下帶來的流量,脫胎于在線教育機構的斑小馬開始進駐商場。

早教成好生意?

據艾媒咨詢發布的《2021中國嬰幼早教市場現狀與投資趨勢價值分析報告》(以下簡稱《報告》)顯示,2020年中國早教行業市場規模已達到3038億元,同比增長13.6%,同時,預計2021年的市場規模將達到3276億元。

《報告》也進一步指出,目前線下門店仍為早教市場的主流趨勢。具體來看,在早教行業中,近四成家長選擇了線下機構,34.7%的家長選擇了線上與線下相結合的方式。家長更注重兒童對于早教課程的體驗,相比線上,線下機構更具優勢,能夠滿足家長的托育需求。

此外,今年的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還表決通過了關于修改人口與計劃生育法的決定,修改后的人口計生法規定,國家提倡適齡婚育、優生優育,一對夫妻可以生育三個子女。“三孩時代”的全面到來也為早教行業的發展添了一把柴。

而回歸到斑小馬品牌本身來看,該早教品牌隸屬于在線教育獨角獸企業猿輔導,背靠大樹好乘涼的同時,同屬猿輔導的另一品牌“斑馬”已在學前領域形成了一定的影響力和品牌知名度,這讓斑小馬更易為大眾接受。

為進一步了解目前斑小馬的業務情況,北京商報記者向猿輔導方面發去了采訪提綱,但截至發稿未得到相關回復。

在業內專家看來,在線教育機構向線下發展的過程中,不僅要與商圈內的成熟機構展開激烈競爭,其所有適配線上授課邏輯的課程和產品都需要重新打磨,面臨的挑戰并不小。對此,于進勇分析指出,線下機構獲客重點在于口碑。“各地的線下機構都有各自安身立命的能力,線上機構進入各地的不同市場時,要重點解決在口碑上的問題。”在于進勇看來,機構線上線下交付產品的邏輯不同,產品需要重新考量和打磨。“比如如何在線下推進和學生及家長的關系、如何提升教學質量等等。”

探索OMO新故事

實際上,在線教育機構將業務觸角延伸至線下并非新鮮事。去年在疫情影響下,在線教育發展迅猛,但在線教育機構之間的競爭同樣加劇。由此,不少線上培訓機構都對高企的獲客成本望而卻步,轉而探索更具效率和成本低廉的獲客渠道。而回歸線下獲客,一時間也成為機構們共同的選擇。

另值得關注的是,據教育部辦公廳等六部門剛剛發布的《關于做好現有線上學科類培訓機構由備案改為審批工作的通知》要求,線上培訓機構需在注冊地設置固定的線下實體培訓場所,并應符合當地線下校外培訓機構設置標準。這意味著線上培訓機構設置線下門店成為必然要求,OMO化的進程或許也將隨之加速。

“在未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教育通過OMO的模式來發展是最有優勢的。”于進勇表示,“雙減”系列政策中對線下店的要求推動了教培行業OMO發展的趨勢。“從技術壁壘的角度來看,線上機構向線下拓寬要比線下機構向線上拓寬容易一些。此外,擁有成熟技術的在線教育企業和線下機構直接開展合作也是十分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