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方支付機構上海富友支付服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富友支付”)又雙叒叕開啟IPO進程。近日,上海證監局披露了國金證券關于富友支付首次公開發行股票輔導備案情況報告,這并非富友支付首次瞄準A股IPO,早在2015年其就有所準備。多次備戰未果、歷史包袱纏身,此次富友支付再闖IPO勝算能有多大,也仍待時間檢驗。

根據國金證券披露的關于富友支付上市輔導備案材料,輔導機構委派俞樂、黎慧明、肖李霞、翟雨舟、朱可、馮靖友組成富友支付輔導工作小組,開展富友支付輔導工作,輔導期不少于 3 個月。

輔導內容上,將督促富友支付的董事、監事和高級管理人員、持有 5%以上股份的股東和實際控制人(或者其法定代表人)進行全面的法規知識學習或培訓;督促富友支付按照有關規定進一步完善公司治理基礎;核查富友支付在公司設立、改制重組、股權設置和轉讓、增資擴股、資產評估、資本驗證等方面是否合法、有效;督促富友支付持續規范與控股股東及其他關聯方的關系等。

富友支付將自身定位為一家科技驅動型的支付全牌照公司,主要為國內外市場提供技術和軟件服務。自 2011年成立以來,該公司先后獲得由央行、外管局、證監會頒發的互聯網支付、銀行卡收單、多用途預付卡、跨境支付、基金支付等支付業務資質。

值得一提的是,富友支付謀求A股上市已有數年。在此之前,早在2015年,富友支付曾和興業證券簽署輔導協議,同時向上海監管局提交了輔導備案材料;此后的2018年,富友支付又和東方證券達成輔導協議,準備在A股上市,但最后均不了了之。

為何多次更換輔導券商又沒了后文?此次輔導進展如何?對此,富友支付官方回應北京商報記者稱,“原輔導券商團隊調整,經過協商,因此更換輔導券商,按要求重新報備”。

在博通分析金融行業資深分析師王蓬博看來,富友支付上市之路不順離不開大環境因素,近年來,支付行業從嚴監管,再加上行業整治,處于大變革中的富友支付,難免會受到影響。

“另外多次備戰未果也離不開公司自身原因,包括公司戰略、轉型進展以及自身業務合規性等,都會影響富友支付上市進程,但我覺得更大原因還是在于行業影響。”王蓬博補充道。在他看來,富友支付在跨境業務上有其優勢,今年重啟上市,或是因為交易上漲、利潤改善,增強了該公司的上市底氣。

對于富友支付最新業務情況及業績表現,北京商報記者對富友支付方面進行了采訪,但對方未予以回應。

今年8月29日,央行官網公示第二批非銀行支付機構《支付業務許可證》續展結果,富友支付完成續展。但喜中存憂的是,近年來,富友支付負面消息纏身。

一是歷史包袱沉重,根據中國裁判網披露,富友支付被卷入多起非吸案件中,主要是為P2P等非法吸收公眾存款平臺、虛假理財平臺等提供支付渠道;另據天眼查披露,富友支付司法風險高達935條,涉及案由包括不當得利糾紛、民間借貸糾紛等。

第二則是央行罰單不斷,近年來富友支付因為反洗錢不力、銀行卡收單和支付業務違規等頻收罰單。針對富友支付被罰業務整改情況,北京商報記者向公司進行采訪,但截至發稿未收到回應。

“合規現在是支付機構的第一道生命線,尤其是涉及到反洗錢不力等問題,支付機構難免會被央行處罰,嚴重者甚至會影響牌照續展。”王蓬博稱。

就在2016年,也是富友支付首次備戰上市后的次年,該公司在牌照續展時被央行刪減了部分省份的業務,即停止在河南省、浙江省(不含寧波市)、福建省、天津市、江西省、吉林省、湖南省開展銀行卡收單業務。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金天認為,富友支付重啟上市進程或是受銀聯商務、連連支付謀求科創板上市的鼓舞??苿摪宓纳鲜幸箅m較主板、創業板寬松,但其定位更聚焦于硬科技,金融科技企業在科創板上市并不順利,因此包括富友支付等在內的支付機構,謀求科創板上市并不樂觀。

(記者 劉四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