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增強資本實力,商業銀行近期“補血”動作頻頻。據北京商報記者9月28日不完全統計,9月以來,已有上海農商行、齊魯銀行、寧波余姚農商行、湖南漣源農商行、湘潭農商行、安徽六安農商行、吉林銀行、廈門銀行、中信百信銀行、浙商銀行、興業銀行、交通銀行、重慶銀行等銀行相繼獲準發行或發行完畢二級資本債、可轉債等資本補充工具。

以興業銀行為例,9月27日,該行獲批發行不超過500億元A股可轉債,用于補充行內核心一級資本。就在不久前的9月2日,興業銀行發行的1000億元二級資本債才剛剛獲得銀保監會批準。9月27日,重慶銀行也于9月27日發布公告稱,獲準發行不超過130億元可轉債。

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整體來看,截至9月28日,在已獲準發行債券中,以二級資本債居多。例如,寧波余姚農商行、湖南漣源農商行、湘潭農商行、吉林銀行和廈門銀行,分別在9月獲批發行15億元、1.2億元、3億元、40億元和45億元。

在資深銀行業分析人士王劍輝看來,通常情況下,銀行是先滿足一級資本再進行二級資本補充。補充二級資本更多的是用于日常經營,雖不能改變銀行的核心資本充足率等指標,但能夠提升銀行日常的運營資金實力。

中國(香港)金融衍生品投資研究院院長王紅英進一步指出,二季度以來,整個經濟數據出現了一定程度的調整,對于一些區域經濟的發展,帶來了一定的挑戰和壓力,部分城商行、農商行補充二級資本主要是防范未來經濟結構調整過程當中出現的一些信貸損失。

據了解,銀行資本金補充可分為內源性、外源性兩大渠道,其中,內源性渠道主要是每年的留存收益以及部分超額撥備,外源性渠道則包括上市融資、增資擴股,以及發行可轉債、優先股、永續債、二級資本債等。

談及近期銀行發債頻頻的原因,王劍輝表示,臨近年底各家金融機構都開始逐步收縮短期拆借、中長期拆借等信貸資產,同時為確保年底各項金融指標達標,在其他融資途徑收縮的同時,銀行也希望能夠在資本市場獲得更多資本支持。

銀行頻頻發債體現了其補充資本的渴求,根據銀保監會數據顯示,2021年二季度末,商業銀行(不含外國銀行分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為10.5%,較上季末下降0.14個百分點;一級資本充足率為11.91%,較上季末下降0.01個百分點;資本充足率為14.48%,較上季末下降0.03個百分點。

在內生資本補充能力下降的情況下,商業銀行通過外源性渠道“補血”的腳步進一步加快。在銀行發債頻頻獲批的同時,地方用于支持中小銀行發展的專項債額度也已耗盡。據了解,財政部此前安排了2000億元專項債的額度,而根據北京商報記者不完全統計,9月以來,隨著山東省、吉林省、河南省、湖北省、安徽省、云南省專項債的發行,中小銀行專項債已用額度達2064億元,共惠及20個省份的310家地方中小金融機構。

談及未來銀行債券發行的趨勢和建議,王劍輝認為,在嚴監管、經濟形勢調整的背景下,銀行未來增加資本金的動力和需求非常強烈,不管是一級資本還是二級資本都需要持續提升。他建議,銀行首先要加強自身經營能力的建設,如果經營業績好且能夠持續,融資的成本和難度也會隨著降低。此外,要探索多渠道融資途徑。

(記者 孟凡霞 李海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