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保險業前8月保費數據的出爐,備受市場關注的車險成績單也浮出水面。9月29日,北京商報記者梳理發現,8月單月車險保費依舊未走出負增長的“泥沼”。告別車險“一險”獨大,財險市場正逐漸呈現出車險與非車險“兩分天下”的局面。業內人士表示,被寄予厚望的非車險也需注意背后的專業化經營和風險管控。

綜改周年保費“負”收官

在“降價、增保、提質”的主基調下,自去年9月19日開始實施的車險綜合改革已滿一周年。

數據顯示,2021年前8月,車險原保費收入為4950億元,同比下降9.4%。具體到單月數據來看,8月單月下滑13%。而自綜改以來,財產保險公司的單月車險保費收入下滑趨勢明顯,除今年2月單月車險保費收入實現正增長外,其他月份均為負增長,且2月至今,單月車險保費收入的降幅在不斷增大。

對于車險保費收入持續下滑的主要原因,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中國保險與養老金研究中心研究總監朱俊生分析稱,一方面是因為車險綜合改革導致車均保費下降;另一方面,目前新車消費處于低迷時期,新車的增量相對比較平緩,造成車險保費收入下滑。

來自中汽協的最新產銷數據顯示,今年8月,我國汽車產銷分別達到172.5萬輛和179.9萬輛,同比分別下降18.7%和17.8%。

那么,車險保費下滑拐點何時出現?朱俊生表示,除了受車險改革影響,還取決于汽車消費在未來是否會有比較大的提升,如果未來汽車消費沒有比較大的提升,可能未來整個車險的保費增速相對會比較平緩,很難回歸到之前高速增長的態勢。

朱俊生稱,在車險改革大背景下,保險公司一方面要加強產品創新,通過產品創新建立差異化的優勢,另一方面,險企要注重服務的提升,嘗試利用新技術,更好地提升客戶的體驗,加強同上下游企業的合作,給用戶提供全方位的理賠服務、道路救援服務等。險企未來的競爭優勢可能要取決于成本的管控,通過數字化的手段優化渠道的管理、費用的控制,讓成本有相對的優勢,對于險企未來的發展非常重要。

非車險比重攀升能否挑起大梁?

車險保費下滑的同時,占比也隨之下降。與之相對應的是,非車險保費在財險業務中的占比提升。統計發現,2021年前8月,非車險業務比重約為48%。而在2019年以及2020年,該數據則分別為37.1%、39.3%,提升明顯。

銀保監會此前表示,通過改革,非車險業務在財險業務中的占比已基本接近美國(43%)、日本(50%)等世界主要經濟體平均水平。

財險市場正逐漸呈現出車險與非車險“兩分天下”的局面。重塑行業格局的背后,是一大批財險公司加碼發力各類非車險業務。

監管方面也力促行業轉型?!锻苿迂敭a保險業高質量發展三年行動方案(2020-2022年)》便明確提出財產保險業未來三年的發展目標,明確要推動行業從以車險為主向車險、非車險發展并重,在政策層面為非車險的發展提供了支持。

目前,財險公司的非車險保費收入也涌現了新的增長點。2021年前8月,財產保險公司的健康險、意外險、農業保險、責任保險和家庭財產保險的保費收入均呈兩位數增長。其中,健康險增長速度最快,較2020年同期增長了33.3%。

不過,財險公司搶灘非車險市場的同時仍需提高警惕。朱俊生提示稱,目前健康險的增量保費占比較高,對于保險公司拓展非車險是很有幫助的,但是也特別注意背后的專業化經營和風險管控。目前健康險產品的同質化較為嚴重,行業競爭也比較激烈。

針對車險綜合改革,中誠信國際研報分析稱,此次車險綜合改革目前階段性成效顯著,社會效益良好。對財險行業而言,短期內險企經營面臨一定挑戰,保費增速換擋,盈利空間承壓;但長期來看,有利于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實現車險高質量發展,促進險司轉型和分化。

該研報稱,中小財險公司在定價數據、成本有效分攤方面仍存在短板,短期內無法有效壓降成本以彌補快速增長的賠付支出,盈虧平衡線快速擊穿,行業承保利潤面臨較大壓力。

對于中小財險公司未來的發展路線,朱俊生建議稱,一些中小公司在車險綜合改革的背景之下,應更多地走專業化路線,或者聚焦細分市場,在細分市場上實現差異化定位,給市場帶來一些多元化的補充。

(記者陳婷婷實習記者李秀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