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方支付行業近期消息頻頻,有機構重新啟動上市進程,也有機構痛失牌照。據北京商報記者不完全統計,年內央行共計開出44張罰單,合計處罰金額達1.71億元。另一方面,隨著近期互聯網巨頭在支付領域逐漸開放,支付行業也迎來了新一輪洗牌。

又一家持有預付卡牌照的支付機構宣布終止業務。9月29日,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廣西支付通商務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廣西支付通”)官網于9月27日發布了關于終止支付業務的公告,并對公司預付卡業務進行處置。

根據廣西支付通發布的公告,公司《支付業務許可證》有效期至2022年6月26日到期,到期后將不再續展,自10月8日起,廣西支付通將停止辦理旗下“通匯卡”產品售賣、充值、換卡等業務,并且自11月8日起,通匯卡商戶將停止受理預付卡支付業務。

用戶自11月8日開始,可以在支付通指定地點辦理贖回卡余額業務,時限為三年。2024年11月7日后,廣西支付通將不再辦理預付卡贖回。

公開信息顯示,廣西支付通成立于2007年10月,于2012年6月獲得央行頒發的支付牌照,業務類型為預付卡發行與受理,業務覆蓋范圍為廣西壯族自治區。

對于廣西支付通選擇主動終止支付業務這一舉措,業內普遍認為經營狀況不佳仍是主要原因,這從廣西支付通近年來的表現中也可見端倪。

天眼查數據顯示,自2020年以來,廣西支付通卷入多起借款合同糾紛、追償權糾紛等法律訴訟中。2021年,廣西支付通累計新增5起被執行案,當前被執行總金額為5541.98萬元。另有涉案金額4773萬元的失信行為全部未履行。公司法定代表人劉鋒也被限制高消費。

而廣西支付通的“主動退場”,也意味著支付牌照總數將再少一張。根據央行官網披露的信息,年內已有4家支付機構完成注銷,業務范圍均為預付卡發行與受理,且均為主動申請注銷。在已經完成注銷的42家支付機構中,預付卡牌照仍是主力軍。

對于廣西支付通退出支付市場的主要原因、后續業務規劃等問題,北京商報記者向廣西支付通方面進行了解,但截至發稿,未收到對方回復。

中國人民大學助理教授王鵬分析表示,從廣西支付通被強制執行相關情況來看,公司經營本身就存在著經營不善的問題。而根據其發布的公告,用戶只能自行前往其指定地點進行退費操作,也一定程度上說明該公司數字化水平有限,主營業務在線上化方面存在不足,還受限于牌照指定范圍,疫情沖擊之下,公司的盈利能力也將大打折扣。

“整個預付卡領域近年來都陷入爭議中,問題不斷。跑路、退費難等問題之下,消費者對于預付消費接受度越來越低,導致整個行業發展面臨困難重重,”冰鑒科技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王詩強補充道,同時監管整頓日趨嚴格,避稅等套利業務基本上被堵死,部門機構虧損嚴重,也沒有更好的盈利方向,只好關門歇業。

不僅預付卡牌照不“香”了,其他業務類型的支付機構同樣處在高壓之下。對于支付機構出現的各類違規行為,央行頻降罰單,嚴守合規紅線。北京商報記者統計發現,截至9月29日,央行至少已經發出了44張罰單,合計處罰金額達1.71億元。罰金最低2萬元,最高超過6710萬元。除了4張千萬元級別罰單外,還有12張百萬元級別罰單。

通過央行罰單內披露的信息也不難發現,反洗錢、違反支付結算規定等仍是支付機構違規的重災區。頻頻被罰之下,年內也有不少支付機構開始對外包服務商進行整頓,但當前此類違規行為仍然屢禁不止。

王鵬指出,2021年以來,央行對于支付機構的態度仍是嚴厲監管,整個支付領域處罰次數多、金額大。違規行為屢禁不止,也說明部分機構仍然抱有僥幸心理,在探索盈利模式的過程中違規展業。

停業、被罰等各類消息之中,上海富友支付服務股份有限公司再度趕赴資本市場,走上IPO之路。另一方面,隨著近期互聯網巨頭在支付領域逐漸開放,支付寶、微信支付之間有望“破冰”,也被認為是條碼支付互聯互通的重大進展,行業將迎來新一輪洗牌。

有支付行業人士告訴北京商報記者,支付寶、微信支付的雙寡頭格局下,過去條碼支付中幾乎只能看到支付寶、微信和云閃付的身影。隨著互聯互通的推進,支付場景之間的“墻”逐漸被打破,更多具有優勢的支付機構將會迎來機會,支付行業的生態格局也將生變。

王詩強分析認為,原有的壟斷競爭導致一些小的支付公司生存困難,即便通過營銷、補貼獲取用戶,但由于使用場景少,用戶也會慢慢流失。“支付的互聯互通會使從業者競爭加劇,也會給一些小的支付公司更多機會,在一些特定的區域或場景,中小支付公司完全有機會打破巨頭壟斷格局。”

王鵬則進一步指出,條碼互聯互通對于中小支付機構既是機遇,也是挑戰。頭部平臺的壟斷性藩籬被打破,流量入口和交易場景都將增加,中小支付機構有了更多發展空間。同時,這也意味著行業競爭將進一步加劇,想要在競爭中突出重圍,保持優勢地位,這就要求支付機構能夠進一步打通底層技術,做好基礎設施布局。

王鵬強調,中小支付機構一方面要進行業務拓展,做好合規工作;另一方面也要做到業務聚焦,走出自己的特色化道路,在各類場景或具體領域進行深耕,例如直播、電商、游戲等。真正將消費場景和平臺做到深度融合,不求“大而全”,但求“小而美”。

(記者 岳品瑜 廖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