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隔一年有余,利寶保險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利寶保險”)再度向外資股東“伸手”要錢。近日,利寶保險在中國保險行業協會發布增資公告稱,決定向股東利寶互助保險申請增資。北京商報記者梳理發現,10年時間,利寶互助保險已對利寶保險進行了16次增資。

“小步快跑”式的增資雖體現出外資股東深耕中國市場意愿強烈,但也有人士指出,這也體現出利寶保險過分依賴股東“輸血”,自身“造血”能力有待提升。而北京商報記者梳理發現,在監管鼓勵非車業務發展的大背景下,該公司車險業務占比雖逐漸縮水,但車險卻在五大險種中唯一承保盈利。

圖片來源:公司公告

增資“未雨綢繆”2022年

近日,利寶保險發布公告稱,將利寶保險的投資總額和注冊資本分別從19.36億元變更為19.96億元,增資6000萬元。利寶保險是利寶互助保險公司的全資子公司,本次增資由利寶互助保險公司全部出資。相關變更注冊資本事項待重慶銀保監局批準后生效。

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這已經是利寶保險第17次向股東申請增資。除本次擬增資計劃外,2011年至今,利寶保險合計向股東申請增資16次,增資金額從0.4億元至2.83億元不等。利寶保險的資本金從最初的3.55億元增加至現如今的19.36億元,增長了445%??傮w來看,利寶保險的增資計劃頻率高,但增資體量較小,具有“小而密”的特點。

此前多次增資以“滿足業務發展需要,增強償付能力”為主。對于此輪增資原因,利寶保險在公告中表示,是為改善2022年償付能力充足率。

那么,為何該公司會選擇在2021年三季度增資改善來年的償付能力?

“或與即將到來的償二代二期規則有關,償二代二期規則對險企的資本約束更嚴格,部分險企在償二代二期規則落地前進行增資擴股,或是在未雨綢繆,預防償二代二期規則實施后償付能力壓力增大的問題。”業內人士分析稱。

對于償二代二期規則的影響,上海對外經貿大學保險專家朱少杰表示,償二代二期規則對險企的償付能力充足性的影響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是對險企的實際資本的計量規則更加審慎,二是對險企的最低資本要求會增加。

朱少杰表示,上述因素綜合起來,會導致多數險企的償付能力充足率下降,對于中小險企的影響更大,尤其是對于償二期監管規則變革觸動大、償付能力充足率剛好達標的中小險企,可能會面臨償付能力充足率不達標的問題。

針對此輪增資是否考慮到償二代二期規則等問題,北京商報社記者采訪利寶保險,截至發稿,未得到回復。

利寶保險償付能力報告顯示,2020年四季度末至2021年二季度末,利寶保險的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和核心償付能力充足率分別為232.26%、218.85%和195.81%,整體呈下滑趨勢,但與“核心償付能力充足率不低于50%、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不低于100%”的監管“紅線”仍有一定距離。

事實上,行業“居安思危”者并不在少數。今年已有數家償付能力滿足監管要求的險企進行了增資擴股。中國人民大學中國保險研究所研究員張俊巖表示,保險公司的業務開展、機構擴展等,對償付能力充足率的消耗是比較快的,同時,增資本身有決策和實施的流程,包括尋找符合資質要求的投資人等,未雨綢繆進行增資擴股有助于險企健康持續經營。

業績虧多盈少

前后17次向股東“伸手”,分析人士指出,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利寶保險自身的“造血”功能存在不足。

梳理年報可以看出,成立至今,利寶保險的凈利潤多處于虧損狀態,僅在2020年實現了0.38億元的微盈利,2010年至2019年,利寶保險累計虧損超13億元。

同時,從業務結構上來看,利寶保險與大部分財險公司業務結構模式類似,對車險業務較為依賴,保險業務收入大多依靠車險。年報顯示,2020年,利寶保險的車險保費收入占總保費收入比例為67.5%。另外,利寶保險保費收入排名前五的險種中,除排名第一的機動車險實現承保利潤1億元外,其余四個險種均為承保虧損。

在車險綜合改革的大背景下,利寶保險未來可能還要經歷轉型的“陣痛”。

張俊巖分析稱,車險綜合改革的實施,令保費價格和手續費率下降明顯,對以車險為主要業務的財產公司整體影響很大。

對于險企未來的發展方向,張俊巖建議稱,除通過提高定價能力、風險控制能力等來加強車險業務的管理外,險企也要在非車險業務領域提升發展潛力,包括短期健康險、意外險和責任保險業務等。

另外,如果能夠結合保險的社會管理功能,在能源結構調整、巨災風險應對、知識產權保護、環境風險治理等領域開發新產品,發揮保險保障和風險管理的職能,也有助于中小財險公司形成自己的競爭優勢,張俊巖補充表示。

(記者 陳婷婷 實習記者 李秀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