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承載盧忠奎產業轉型希望的吉林金寶藥業股份有限公司(簡稱金寶藥業)正在被賣掉。

9月27日晚間,吉藥控股(300108.SZ)發布公告稱,擬將所持金寶藥業100%轉讓。此舉,是為了改善財務結構和資產結構,提高流動性,優化公司戰略布局。

出售金寶藥業對吉藥控股影響不小,由于金寶藥業總資產、凈資產占公司總資產、凈資產的比例均超過50%,預計構成重大資產重組。

吉藥控股的前身是雙龍股份,2014年,盧忠奎推動金寶藥業變相借殼雙龍股份上市。隨后吉藥控股開啟了系列大規模并購。不過,近年來,公司經營業績頗為糟糕,2019年以來持續虧損,兩年半合計虧損23.86億元。

盧忠奎籌劃易主,吉林首富李修貴、吉林國資等,都曾是盧忠奎重點籌劃交易的對象,但均告失敗。去年,盧忠奎通過股權轉讓及表決權委托等形式,將吉藥控股的控制權轉讓給劉舒。

經營持續虧損,財務壓力奇大,僅1.27億元就拿下了控制權的劉舒,如何帶領吉藥控股走出困境?市場人士分析稱,騰籠換鳥推進產業轉型或是主要途徑。

出售核心資產緩解流動性

面對流動性壓力,新主劉舒采取了常規操作手法,那就是出售資產。只是,本次出售的是核心資產,備受市場關注。

根據公告,9月27日,吉藥控股與吉林省百利醫藥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百利醫藥”)簽署《股份轉讓框架協議》,擬和子公司江西雙龍一起將所持金寶藥業100%股權轉讓給百利醫藥。

經初步測算,本次擬出售的交易標的資產總額、凈資產占公司最近一個會計年度經審計的資產總額、凈資產的比例預計均超過50%,本次交易可能構成重大資產重組。

公司稱,本次交易尚處于籌劃階段,交易最終方案、交易價格等尚需根據盡職調查、審計或評估結果等作進一步論證和溝通協商后最終確定,交易能否順利實施存在不確定性。

截至今年6月底,金寶藥業總資產為16.27億元,占吉藥控股資產25.43億的63.98%。

金寶藥業對于吉藥控股有著十分重要意義。

2014年,吉藥控股的前身雙龍股份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購買資產并募集配套資金的方式,獲得金寶藥業97.71%股權。當時,金寶藥業的較好表現,堅定了雙龍股份向醫藥領域轉型的決心。2017年,公司更名為吉藥控股,并著手在醫藥行業大舉并購擴張。

Wind數據顯示,2018年,吉藥控股至少完成了6家公司并購,其中,6.18億元收購普華制藥99.68%股權、2.3億元收購亞利大膠丸100%股權,此外,還將美羅藥業70%股權、海通制藥10%股權收入囊中。

2019年,公司還收購了亳州醫藥70%股權、遠大康華70%股權,實際耗資8260萬元。

公司還曾籌劃采用現金方式收購天強制藥94.44%股權,后因標的GMP證書被收回而終止。

除了收購,吉藥控股頻頻對外投資。去年10月,公司宣布擬與澳洋健康開展1億元戰略合作。去年12月,公司宣布與德雅資管共同設立產業并購基金,并購基金計劃總規模30億元,并購基金的投資領域包括中成藥、化學藥、生物制藥及新劑型藥等領域,同時兼顧優質的高新醫療技術企業及醫藥商品流通等領域。

頻頻并購不乏高溢價,到2019年6月30日,公司商譽為8.54億元。

隨著并購標的業績未達預期等,商譽減值接踵而至。2019年,公司資產減值損失11.09億元,其中商譽減值4.77億元。2020年,公司再次出現商譽減值。

這兩年,公司實現的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簡稱凈利潤)分別為虧損17.72億元、3.80億元。今年上半年,虧損金額為2.34億元,兩年半時間合計虧損23.86億元。

與此同時,吉藥控股面臨巨大的流動性壓力。

截至今年6月底,公司賬面貨幣資金只有0.22億元,而長短期債務合計為18.82億元,其中短期債務為13.65億元。

針對出售金寶藥業事宜,吉藥控股稱,目的是提高流動性,改善財務結構及資產結構。

或將繼續處置資產

出售金寶藥業或只是開始,未來,吉藥控股可能會繼續處置資產。

盧忠奎實際控制期間,不僅僅是吉藥控股經營接連虧損、財務風險顯現,盧忠奎自身也存在資金壓力。

2020年度報告顯示,截至當年底,盧忠奎、黃克鳳夫婦合計持有吉藥控股24.23%股權,質押率超90%。公司第二大股東、董事長孫軍持有19.13%股權,股權質押率也超過90%,且孫軍所持股份全部處于被凍結狀態。

在這樣的背景下,重組、易主成為改善吉藥控股基本面的主要途徑。

長江商報記者了解到,盧忠奎先后推動吉藥控股易主吉林國際、吉林首富李修貴實際控制的修正藥業,遺憾的是,均未成功。

2020年,盧忠奎終于找到了接盤俠。去年11月12日晚,吉藥控股公告,公司控股股東及實控人盧忠奎簽署股份轉讓協議,約定盧忠奎將其持有的公司5%股份在協議約定的條件成熟時轉讓給吉林省本草匯醫藥科技有限公司(簡稱本草匯醫藥)。此外,盧忠奎及黃克鳳擬將其合計持有的公司剩余19.23%股份對應的表決權全權不可撤銷的委托本草匯醫藥行使。

本次股份轉讓完成后,本草匯醫藥將合計享有公司24.23%表決權,公司的控股股東變更為本草匯醫藥,實際控制人變更為劉舒。今年3月20日,吉藥控股披露,上述協議轉讓事宜完成,公司控制權發生變更。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劉舒入主成本較低,只掏出約1.27億元真金白銀。

值得一提的是,1969年出生的劉舒,從事證券行業13年多,曾主導成立多支基金,并作為主要成員參加長江文化4億元股權融資項目。

從其工作經歷看,劉舒擅長資本運作,具有較為豐富的運作經驗。業內人士稱,劉舒入主后,第一步會清理整合吉藥控股內部資產,包括剝離出售等,一方面止損,另一方面回籠資金,解決流動性的燃眉之急問題。第二步,可能會考慮收購資產,推進產業轉型。整體上,對吉藥控股實施騰籠換鳥處理。

果不其然,入主半年之后,吉藥控股開始對此前并購的資產進行處置。

只是,劉舒能否為吉藥控股尋找到優質資產,吉藥控股能否從根本上脫困,均具有較大的不確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