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對網絡游戲企業、直播臺的規范約束由來已久。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次的連續整頓中,監管部門第一次將游戲賬號租售臺作為游戲產業鏈條中的重要環節公開提出。與此同時,話題#花33元租號打2小時王者榮耀#、#騰訊游戲回應租號打游戲#在9月7日沖上微博熱搜,“租號玩游戲”也因可以繞過防沉迷系統,為未成年人玩游戲打開“方便之門”再次引發熱議。

游戲租號產業早已形成

《2020年中國游戲產業報告》發布的數據顯示,2020年我國游戲用戶規模逾6.67億人,中國游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2786.87億元,同比增長20.71%,增速同比提高13.05個百分點。“游戲出海”規模進一步擴大,自主研發游戲海外市場實際銷售收入154.50億美元,同比增長33.25%,增速同比提高12.3個百分點,國際化水進一步提升。

龐大的市場規模和用戶基數激發了游戲市場難以估量的消費潛能,也逐漸形成圍繞內容的多元化業態。中國游戲行業的發展經歷了從單機游戲到網絡游戲,從時長付費到道具付費的發展過程后,游戲的運作模式已經慢慢演變為需要用戶通過時間、行為、金錢等綜合投入才能逐步體驗游戲的深度內容,但并非所有用戶都具備足夠的投入條件,“先租后買”的體驗式消費應運而生。

目前市面上的游戲租號業務體主要分為兩類:一種是企業經營的“租號玩”號臺;另一種是依托于電商、社交和二手交易臺開展業務的小型工作室、個人商戶等。其中既有獲批網站備案、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等資質的合法經營公司,也有利用密鑰等形式繞開臺,和用戶“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的商戶。行業亂象叢生,加強監管,迫在眉睫。

租個游戲賬號繞開“防沉迷”

未成年人防沉迷政策持續加碼,行業執行情況到底如何?

筆者嘗試使用不同的電商臺進行租號測試,除其中一家象征詢問是否未成年人,當筆者答復不是未成年之后,客服并未要求筆者提供任何證明便順利租到游戲賬號,其他幾家臺店鋪均沒有任何問詢便成功租號,甚至客服表示“可以協助刷臉,不用擔心防沉迷”。在使用“租號玩”臺進行租號時,注冊賬號須實名,筆者嘗試使用未成年人身份證號碼發現無法注冊臺賬號,通過成人身份證號注冊成功后下單付款環節仍需要人臉驗證,信息不匹配就無法下單租號,聯系臺客服咨詢時被告知:“防沉迷開始時,臺就嚴格執行了,這一塊是繞不過去的。”

同時,筆者還通過行業專家了解到,大型租號臺由于其屬公司運營的質,合法合規成為基本面,因此更加注重雙方權益,在賬號的安全防護上不斷升級技術保護,整體安全還是能有所保障,也更容易被監管。而一部分利益追求者通過電商臺、游戲社區、游戲論壇、QQ群、微信群等渠道進行租售業務,由于其方式隱蔽,交易分散,難以監管,使得未成年人可以繞過防沉迷系統無限制地玩游戲,讓國家法規成為一紙空談,甚至一些非法從業者會在租售過程中實施詐騙、盜號等違法行為。

租號行業如何發展?

9月8日的約談中要求各網絡游戲企業和臺要嚴格落實通知各項要求,那么租號行業究竟如何通過運營和技術手段將通知徹底落地?

筆者試著在游戲租號行業中規模最大的刀鋒互娛公司找到答案。刀鋒互娛公司副總裁胡文龍談到:“租號是游戲產業鏈條中自然產生的,是典型的需求導向產品,也是長期以來游戲用戶基于游戲體驗的重要補充。由于部分游戲存在誘導玩家沉迷的各類規則和玩法設計,同時用戶也存在游戲區服不同,賬號等級不夠,游戲角色不全,想要深度體驗游戲又不想耗費時間和金錢,因此選擇短時租賃游戲賬號進行體驗的行為。自2019年11月國家新聞出版署出臺《關于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網絡游戲的通知》后,租號玩臺已將公安機關的實名認證系統以及防沉迷規則納入臺運營機制,在2021年5月國家防沉迷系統正式推行結點前,臺已經接入防沉迷系統,并全面啟動人臉識別,目前產品已經做到規則和技術上的最嚴條件,僅此一項,臺運營成本將每月增加三百余萬元。換言之,我們同為父母,一樣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沉迷于虛擬的游戲世界,因此我們堅定地擁護新規,擁抱監管,積極自檢自查,持續做好行業自律,同時不斷提升技術手段、完善運營規則,將要求徹底落到實處。”

胡文龍認為,租號行業應該真正地高度重視未成年人心理健康,積極有效落地各項政策,合法合規運營,不能短視地以傷害一個行業,犧牲一代人的方式謀求利益,甚至從事違法勾當,刀鋒互娛公司也積極尋求與監管部門的配合,同時深度開放技術支持及解決方案,助力行業健康可持續的發展。

圍繞租號行業的法律法規配套問題,筆者咨詢了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產權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趙占領。趙占領認為,《民法典》規定:“ 法律對數據、網絡虛擬財產的保護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但目前為止仍未制定法律、明確界定虛擬財產的范圍。游戲賬號是否屬于虛擬財產尚未通過立法予以明確,目前也沒有法律法規明文禁止游戲賬號租售。游戲賬號租售臺應按照監管部門要求,深刻認識嚴格管理,采取實名驗證方式,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網絡游戲。同時,游戲賬號租售臺應具備相對較高的注意義務,例如在確保個人信息安全的前提下,可考量采用人臉識別等信息,從本質上杜絕未成年人沉迷游戲。

復旦大學傳媒與輿情調查中心執行主任李雙龍認為,鑒于當前游戲用戶的低齡化傾向明顯,建議將游戲賬號出租問題與未成年人保護、游戲市場的秩序管理等結合起來進行綜合管理;強化把對整個網絡游戲的監管,包括游戲賬號的出租交易、未成年人沉迷乃至成年人防沉迷等,都需被納入到監管部門的業務范圍。與此同時,還要在包容與審慎中找到衡點,力爭以良法善治來保障游戲行業、游戲衍生行業與未成年人保護事業等的健康成長和協同發展。

同時部分專家認為:對于正規運營的租號臺公司,監管部門應加強監管力度,使其充分透明合規運營,同時對于企業業務數據應做到完整、準確、可查,對于非正規的租號灰黑產,應依法予以取締,并追究相關責任,確保防沉迷完整落地,無死角,無漏洞。

全社會積極補位,讓未成年人不再沉迷

《關于進一步嚴格管理 切實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網絡游戲的通知》的落地,為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網絡游戲提供了明確的法規保障,是未成年人的保護傘,也是游戲產業的緊箍咒。

于監管部門而言,要堅持全面推進科學立法、嚴格執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健全社會公正義法治保障制度,努力讓人民群眾感受到公正義。正如約談所述:中央宣傳部、國家新聞出版署將會同有關部門和地方加大督查力度,開展專項檢查,嚴肅處理違規行為,期將上線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網絡游戲舉報臺,及時受理和處置問題線索,對落實不到位的企業,發現一起嚴處一起,確保防沉迷工作落到實處、取得實效。

于相關企業而言,要嚴格落實通知各項要求,不折不扣執行向未成年人提供網絡游戲的時段時長限制,不得以任何形式向未成年人提供網絡游戲賬號租售交易服務。加強行業自律,杜絕行業亂象,遠離違法違規行為,積極配合政策落地,承擔社會責任,創造社會價值。

于家長、老師而言,要幫助未成年人樹立正確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對于沉迷網絡的未成年人要充分引導其理解《健康游戲忠告》,在未成年人成長上,始終以關注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為重要責任和義務,多方共同努力,為未成年人健康成長保駕護航。(張雨荷)

免責聲明:市場有風險,選擇需謹慎!此文僅供參考,不作買賣依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