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7日凌晨4時48分,隨著捕獸籠電動門突然關閉,正在仙湖植物園一處山林里吃得興高采烈的9頭野豬瞬間“炸窩”,在它們一通盲目沖撞之后,發現面對結實而又彈性十足的鋼絲網實在是無可奈何,便只好慢慢安靜下來。天亮后,9頭野豬被安全轉運至深圳市野生動物救護中心。

據了解,這是繼今年2月23日深圳創下一次誘捕4頭野豬的紀錄后,再次刷新單次誘捕野豬數量紀錄。此次誘捕行動得到了廣東省野生動物管理部門的批準,也是深圳人為干預野豬數量的又一次嘗試。

野豬泛濫,仙湖植物園告急

自去年以來,深圳梧桐山腳下的仙湖植物園頻頻監控到成群野豬光顧,不僅危及園內的珍稀植物,更對游客安全帶來隱患。

據仙湖植物園有關部門工作人員介紹,園區監控攝像顯示,野豬在仙湖植物園內活動非常頻繁,范圍越來越大了,數量也從最初的一兩只逐漸發展為“成群結隊”。因此,仙湖植物園向深圳市野生動物管理部門提出申請,請求對園區內的野豬進行人工干預。

于是,在報請廣東省野生動物保護部門批準后,深圳野生動物保護部門決定采取誘捕方式,適當降低仙湖園區內野豬種群的數量。從2020年11月到2021年2月,深圳野生動物保護部門先后開展了4次誘捕行動,共有7頭野豬先后落網,隨后被放歸深圳東部山地。然而,由于野豬在深圳沒有天敵,繁殖速度驚人,所以今年入夏后,仙湖植物園再次頻現野豬身影。不得已,深圳市野生動物保護部門又一次實施了誘捕行動。

升級裝備,誘捕效率大幅提高

在總結了前幾次誘捕野豬的經驗后,深圳野生動物保護部門對誘捕籠再次進行升級改造。“從最初一次只能誘捕一頭野豬的鎖套,到后來一次可以誘捕4頭野豬的獸籠,我們一直在實踐中探索效率更高、對野豬又不造成傷害的誘捕方式。這次我們依然選擇了獸籠作為誘捕工具,但把原來的鋼筋獸籠改為鋼絲網獸籠,這樣野豬在被困后,即使猛力沖撞,也很難造成外傷,更好地保證了野豬的安全。”承擔誘捕任務的中國野生動植物保護資深志愿者、深圳野生動物救護中心的兩名頂級“獵手”陳久桐和張文暉對深晚記者說。

在仔細研判了仙湖植物園對野豬的監控視頻后,9月12日,陳久桐和張文暉來到仙湖植物園蘇鐵園和“天上人間”景區之間的一片樹林里,開始安裝誘捕的獸籠。“我們發現,野豬每次從山上下來,只要去蘇鐵園或者是‘天上人間’,都先到這里,然后再分開走,所以這里是它們的一個集結地。它們成天在這里找吃的、洗澡、玩鬧。”陳久桐說。

兩天之后,誘捕籠安裝完成,他們又在周邊安裝了幾個監控探頭,以便實時掌握野豬的行蹤。剛開始那幾天晚上,野豬依舊去那里,但是來得沒有過去那么勤了,而且每次過來的時候都是在周邊轉,偶爾會進去兩三頭。陳久桐和張文暉感覺野豬是在試探,所以繼續耐心守候。

“最近這幾天晚上,野豬來得很勤,一個晚上會來幾次,反反復復地進去,然后又出去、又進來。我們感覺有戲,就整晚盯著。9月26日晚上,它們又來了,我們一直等,到27日凌晨4時多進去9頭以后,我們就把籠子門兒關上了。”陳久桐說。

天亮后,深圳野生動物救護中心工作人員和仙湖植物園工作人員一起來到現場,打開誘捕籠旁邊預留的一個門,把事先準備好的小周轉籠對接上去。不一會兒,兩頭野豬就慢慢進到了周轉籠,工作人員把周轉籠的門關好后抬走,然后再換一個周轉籠,等這些野豬全都進入周轉籠以后,就把它們安全送至野生動物救護中心。

野保專家:誘捕野豬將主要用于科研

深圳市野生動物救護中心高級獸醫師、救護監測業務主管曾志燎告訴深晚記者,由于廣東省和深圳市都已于2019年頒布了禁獵野生動物的法規,因此誘捕野豬必須事先獲得相關部門的批準。“野生動物保護法第18條、廣東省野生動物保護管理條例第11條都明確規定,地方人民政府應當采取措施,預防控制野生動物可能造成的危害。另外,廣東省林業局今年6月下發了《關于做好野豬危害防控》的通知,深圳市野生動物管理部門對野豬采取的圍欄誘捕行動,都是嚴格依照相關法律法規來實施的。

據曾志燎介紹,野豬總共有21個亞種,分布于我國的是東北地區的烏蘇里野豬和華南以及華北地區的華南野豬。野豬的妊娠期為114天,一胎最多能生12頭小豬崽,一年可以繁殖兩次,所以野豬的繁殖效率是極高的。目前,國內已有包括廣東在內的6個省區在對野豬種群數量進行評估后,開始試點采取人工干預的方式控制野豬數量,減少野豬可能對人類造成的危害。具體來說,就是科學規范地推動野豬誘捕活動,或設置隔離設施、引進天敵、加強監測預警等,從多方面采取預防措施。

“這次我們誘捕的野豬將主要用于野生動物疫源疫病主動預警、采樣送檢,還會移交華南虎野化訓練基地,進行華南虎野化訓練等非食用性的利用??傊?,深圳野生動物保護部門將嚴格依照相關法律法規,科學控制野生動物種群數量,深入探索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路徑。”曾志燎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