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懷柔區懷北鎮大水峪村成了“民宿村”,全村690多戶,裝修好對外接待的民宿有93家,還有50多家正在裝修。

村里民宿生意不錯,就連工作日,也是一房難求。生意雖好,但也有村民感到不安,這不安就來自民宿的裝修設計——幾乎家家都有游泳池,戶戶都有榻榻米,院墻也刷成整面大白墻、大藍墻或者包上木板……“這些民宿把原本的村莊風貌都破壞了”“沒有特點,沒有鄉村體驗”……村民們吐槽。

京郊民宿誕生之初,被寄予盤活農村閑置宅基地、帶動農民增收、激發村莊活力的厚望。如今,大水峪村突飛猛進的發展又引發了大家對鄉土文化保護、產業可持續性的擔憂。近日,記者走訪大水峪村,請村民、村干部、民宿專家各抒己見,探討京郊民宿該如何發展?

村民吐槽 前坡歐式拱門 后坡還是紅瓦房

“房子都被他們禍禍成什么樣了!有一家,大瓦房屋頂前坡有兩間被改造成歐式拱門,后坡還是紅瓦。不倫不類!”村民小方直言不諱。

民宿投資人來了,租下整套院子。有的把老房子徹底推翻重建,還有很多為了節約成本,只做局部改造,里外兩層皮,讓村民看了糟心。

“有的為了在屋頂燒烤,就只把瓦房的頂掀了,變成平頂,四周裝上欄桿。墻還是原來的墻。有的只改前坡,后坡還是老樣子,純粹是糊弄。”小方說。

村民原來的房子,不管是新是舊,至少內外統一,是一個整體。如今到了民宿投資人手里,新舊嫁接在一起,有點兒四不像。“這些房子租期到了,回到村民手里,還能住嗎?能有我原來的房子結實嗎?”村民擔憂。

本是缺水村 卻家家挖泳池

家家都挖游泳池,也讓很多村民不能接受。

“我們村本來是個缺水村。自來水不能24小時供應,所以家家戶戶都挖了水窖,存一部分水,自來水供應不足時,用水泵從水窖里壓水。”小方說。原來村里有兩眼機井,這兩年又打了三眼。表面看是不缺水了,但水資源依然寶貴。

現在,村里民宿家家戶戶都挖游泳池。有游泳池就得有水,不換水吧,對客人不負責任;常換水吧,那可都是自來水,多浪費啊!“我們村裝了水表,但還沒按用水量收費。到目前為止,這些民宿相當于在免費使用我們村的自來水。”村民說。

給泳池加熱 冒充是溫泉

“去年冬天,我一個朋友讓我幫他在村里訂房,我給找了一家。這家說,他們家有溫泉,我都驚了,我們村哪兒來的溫泉,就是自來水加熱呀!”小方說。

小方不知道民宿是用什么方式給游泳池里的水加熱的,是熱水器還好,如果在游泳池下面鋪一層加熱管,他很擔心有漏電風險。

“有一家民宿,院子里都蓋滿房了,實在沒地方挖游泳池了,就在南房屋里挖了一個。游客就認游泳池,沒辦法。屋里挖一個冬天還能當溫泉。”小方說。

村里說法

院子“值錢”了

雖然民宿被村民吐槽,但在村干部看來,發展民宿給村里帶來很多積極的變化,不少村民也因此受益。

“最開始引進民宿的初衷,是盤活閑置資產。2016年起,村里開始引進民宿,一開始一套院子租金三四萬元一年,現在周圍的村還是這個價,我們村已經漲到10多萬元一年了。一簽10年,有了這租金,一些村民就能以房養老。”大水峪村主管民宿的村干部說。

在這位村干部看來,發展民宿,入住率就是王道。“同樣做民宿,別的村沒人去,我們村周末節假日一間房都找不到。這就說明我們的形式得到市場的認可。”

對于村民關于裝修風格破壞村貌的“吐槽”,這位村干部說,“裝修風格是五花八門的。但過去有些老房子都快塌了,人家花上百萬給裝修起來,跟過去那能一樣嗎?再說,我們村很少有特別傳統的很老的石頭房子,基本都翻新過,都是水泥瓷磚房,沒有保留價值。”

村民有活兒干了

大水峪村民宿產業已成規模,村里正籌備成立物業公司,提供保潔、廚師、水電暖、停車、垃圾清運等服務,能解決一部分村民就業。“馬上就要按用水量收費了。超出定額的就要額外交錢。”村干部表示。

民宿帶火了很多產業。大水峪村有七八家超市,還有三四家飯館,賣早點的一天都能賣兩三千元。還有做豆腐的,原來一天賣“一道”,現在一天能賣“兩三道”。

一些民宿剛開業時是外來的年輕人來當管家,現在很多都換成本村婦女,有的按天計酬,一天150元。婦女也有活干有錢賺了。民宿一來,凡事都活了。

村子的知名度高了

大水峪村如今是民宿集聚地,一家比一家裝修得精致,投資越來越大。一名村干部說:“最近有一家剛裝完,一共8個房間,租院子10年150萬元,裝修花了350萬元,總投資就是500萬元。我們粗略算過,全村連開業帶裝修的150戶民宿總投資達到2億元。如果不是民宿,一個村怎么可能吸引這么大投資?”

還有村干部坦言:“我1996年開始做民俗戶,因為做民俗戶認識了很多朋友。民宿產業不僅僅是賺錢的渠道,還是一個很好的平臺,外面的人上我們村來,大家交流起來,會有各種好處。”

專家支招 邀請村民參與設計

留住“鄉愁”

“大水峪村的地理位置很好,是進入山區之前的村莊,距離北京城區一個多小時,這個距離剛剛好。而且挨著青龍峽景區。所以,這里滿足的不是‘鄉村文化游’,而是‘郊外戶外游’。”九源設計院院長江曼說。

“這些民宿的主力消費者大部分是一家三代,蝸居在城市鋼筋混凝土森林里,能利用節假日全家團聚在一起到郊區玩,有放松的環境就很滿足,這時候有套院子就非常重要。”江曼分析。

江曼認為,大水峪村的民宿發展有其積極意義,“我在鄉村工作6年了,現在看到近郊農村有能滿足市民消費的吃住環境是很興奮的。它改變了很多人的認知,尤其是培養了基礎服務能力,不管是城里的年輕人還是村里的婦女到民宿當管家,都帶來了基礎服務能力的升級。當消費升級的時候,服務能力的培育是非常重要的。”

大水峪村民宿設計裝修的確脫離當地文化傳統。城市消費者來這里,體驗不到“美麗鄉村”。這種現象不僅在大水峪村有,京郊很多所謂“民宿”都存在同樣的問題。業內人士表示,真正的民宿應該提供“文化體驗”,留住“鄉愁”,才能可持續發展。這需要政府有所作為,要對行業進行引導和規范,使民宿在滿足游客的同時,充分尊重原住民的文化民俗。

江曼團隊在琉璃廟鎮雙文鋪村八寶堂自然村進行了有益的嘗試——參與式設計。邀請責任規劃師團隊、村民、鎮村領導、民宿運營團隊參加,村民是發表意見的主體,人數也最多。

“很多人擔心農民參與設計會降低設計水平,但我們發現,他們提出的問題一針見血,給出的解決方案也極具參考性。與城鎮居民比起來,村民與鄉村民宿更像是一個利益共同體,私心少、配合度高。”江曼說。只有讓空間的使用者發聲,發掘判斷他們的真實需要,并引導村民協同設計團隊去尋找提升改善的思路和具體的改造方案,這樣的設計才有生命力,也才能留住“鄉愁”,讓消費者在郊區民宿體驗到真正的“美麗鄉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