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中秋、國慶節假日,每每這時,都是商家瞄準銷售螃蟹禮券的黃金時節。一方面,出于節日送禮或為一飽口福,消費者極易被商家低價促銷吸引,預付大額費用購買禮券;但也是這個時候,頻頻出現虛假宣傳、提貨困難甚至商家失聯的風波,9月23日,就有消費者向北京商報記者反映,遇到了三年提蟹難的尷尬境況。

提蟹路坎坷

蟹券在抽屜“塵封”三年

2019年滿懷期待購買螃蟹券的王麗(化名),到現在足足三年,也沒有收到那8只大閘蟹。

來自上海的消費者王麗向北京商報記者講述了她的坎坷兌蟹經歷。2019年8月,她在朋友推薦下,通過方祁旗艦店購買了2張大閘蟹提貨禮券,型號為2888型,分別包括4只4兩重的公蟹和4只3兩重的母蟹,經過各類優惠和商家促銷活動后,王麗購買這2張大閘蟹禮券實付125元。

王麗稱,她購買大閘蟹禮券主要是為了提貨過節,根據商家宣傳,2019年中秋前后至12月份可提貨,有效期自出售日起三年有效。但沒想到的是,收到禮券后連續三年她都沒有見到大閘蟹的影子。

第一年是被告知過了大閘蟹品嘗季節。王麗稱,收到禮券后,當年10月,她掃描禮券上的提蟹二維碼,商家便發布提貨須知稱,“大閘蟹是季節性的美味,因天氣漸寒,優質大閘蟹越來越少,今年方祁大閘蟹提貨已正式結束,微信自助提貨通道關閉維護。我們明年見”。

“于是我就把大閘蟹券放進了抽屜,等到了第二年。”王麗稱,到了2020年中秋,她再一次準備提蟹,但聯系商家未獲得回應,聯系微信客服也顯示不在線。“考慮大閘蟹禮券還有1年時間,我當時也沒太在意,提蟹一事就不了了之,大閘蟹券也被重新放進抽屜。”

直到如今第三年,王麗稱這時自己才意識到可能“掉了坑”。因為大閘蟹有效期截至2021年,王麗稱她再次聯系商家提貨,但發現客服已經無人回應,原本的方祁旗艦店店鋪也已經無法找到。

對此情況,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教授盤和林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指出,可以兌付的螃蟹券,算是消費者和供應商的一輪對賭,若商家無法按照約定兌付螃蟹券,那這其實算是一種消費欺詐,市場監管部門應對這種情況進行打擊,消費者保護機構也要跟進。

9月23日,北京商報記者在天貓搜索“方祁旗艦店”,同樣未搜索到該店鋪。但搜索“大閘蟹禮券”發現,有“橫中蟹王”“蘇湖港”“蟹太太”“醉臥陽澄”“蟹友匯”“蟹寶盒”等近百個品牌在售大閘蟹禮券,提貨卡上型號從1888型到6288型不等,價格大多在數百元左右,也有價格高至上千元。其中,“蟹寶盒”旗艦店在售的5888型蟹券,價格達2780元,“蟹鮮生”旗艦店在售的6288型提貨券,價格更是高達5888元。

亂象不斷

預付費資金池風險高懸

需要警惕的是,王麗遇到的這類情況并不少見,9月23日,北京商報記者從另一消費者處得知,其同樣遇到了提蟹券無法提貨、商家失聯的情況。

另據黑貓投訴平臺統計,近期在該投訴平臺上涉及到“螃蟹”“蟹券”等投訴猛漲,主要存在蟹券蟹卡提貨困難、運輸質量、虛假宣傳等,其中有用戶反映“優湖蟹莊禮品卡到期不予兌付”“蟹霸仙的蟹券提不了貨”“陽澄湖大閘蟹嚴重缺斤少兩”等多類問題。

眾所周知,螃蟹券屬于預售券,又被稱之為“紙螃蟹”,是一種典型的預付費式消費,需要消費者提前購買,然后在大閘蟹上市之后再提貨。但在業內看來,這樣的禮券本質上形成了一種“商品證券化”的形式,背后隱藏諸多隱患,甚至存在金融風險。

正如蘇寧金融研究院金融科技研究中心主任孫揚指出,商家預先從消費者收取大量資金,提供虛擬商品,不立刻交付實物的模式,很像集資的模式,如果有公司偽造不存在的“螃蟹”作為虛假標的,誘騙消費者購買螃蟹卡,就有非法集資嫌疑,這其實是有金融風險存在的。在他看來,一旦有公司通過“螃蟹卡”將資金集中起來,形成資金池,然后卷款逃跑,將會嚴重侵害消費者權益,影響金融穩定。

“螃蟹卡也很像期貨,提前‘鎖定’螃蟹的價格。”孫揚稱,除了資金池風險外,“紙螃蟹”更嚴重的危害是,會有供應方從“紙螃蟹”中收集到錢,但是沒有將資金用于螃蟹的生產交付,而是用于其他用途,比如高管消費、投資理財、過橋資金等,這也將導致金融偏離實體經濟,衍生一系列風險問題。

除了資金風險外,螃蟹券還隱藏價格風險。盤和林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商家一般預判螃蟹價格來設置兌換時間,例如12月螃蟹價格便宜,秋季更貴,那么店家會根據兌換率設定超額的螃蟹券發行,但此時商家也會面臨庫存不足的問題,也就是說“螃蟹券”遭遇了“通脹”;再者,店家也會主導低價回收螃蟹券,在禮品市場,收禮者獲得螃蟹券的成本為零,而當店家對折回收螃蟹券,也就實現了“空手套白狼”。

“但問題就在,萬一12月的螃蟹價格高企,萬一兌付率超過庫存,萬一有人炒高螃蟹券價格,導致店家無法回收。此時就會涉及履約問題,金融化的螃蟹券沒有人保證履行,導致違約風險高企,因此整個行業失信和糾紛就會增加。”盤和林解釋道。

沉疴何解

資金監管或是治理關鍵

蟹券泛濫、兌換難、標價虛高;蟹券炒作、虛假宣傳、商家跑路等亂象叢生。在業內看來,風波不斷下,“紙螃蟹”沉疴亟待破解,資金監管或是一劑良藥。

“螃蟹券無法兌付,螃蟹券炒作,缺斤少兩,導致這些問題的根本原因不是螃蟹券形式,而是通過螃蟹券進行的螃蟹交易,沒有很好的第三方來維護交易公平性,缺乏監管,沒人管。電商買生鮮,不滿意你還可以給個差評,但如果你是螃蟹券,不滿意找誰?”在盤和林看來,螃蟹券真正的問題在于:商家利用螃蟹券,跳過了第三方,規避了螃蟹交付的義務。

在盤和林看來,螃蟹券的格式要規范,螃蟹券的履約需要監管來維護,對于螃蟹券無法履行的,可通過訴訟或行政處罰,對商家失信后果進行懲罰;同時也可考慮通過螃蟹券資金監管賬戶,交付劃撥的方式來進行。

“因為現在市場監管還很難覆蓋到這個領域,因此消費者要盡量避免購買“紙螃蟹”或者購買實物螃蟹。”孫揚同樣稱,針對蟹券亂象,監管部門應該要求“紙螃蟹”的資金進入指定銀行的托管賬戶,資金只能用于螃蟹的生產和交付,不得用于其他用途;另外監管部門要嚴格審核“紙螃蟹”的產品,對于侵害消費者的縮水螃蟹等行為,要進行嚴厲處罰。

此外,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近日中國消費者協會也發布了“雙節”消費提示稱,在購買大閘蟹方面,消費者尤其要注意防范“螃蟹券”套路。很多消費者反映在購買“螃蟹券”后,或是面臨“一券在手,螃蟹難求”的供需不平衡局面,或是收到的螃蟹縮水嚴重、缺斤短兩。因此,建議消費者擦亮雙眼,盡量選擇正規線下實體商家或是信譽較高的電商購買大閘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