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23日,北京商報記者從廣東省市場監督管理局獲悉,近期發布的涂料產品抽檢結果顯示,標稱商標分別為“黑豹”“強力黑豹”“正黑豹”“東方黑豹”的4個防水涂料品牌一同登上質量黑榜。

北京商報記者調查發現,這些“黑豹”與正規注冊“黑豹”商標的公司毫無瓜葛,市場上這種冒牌“黑豹”還遠遠不止這4個。“黑豹”成防水涂料傍品牌香餑餑,內幕原因耐人尋味。

4個“黑豹”齊登質量黑榜

一次抽檢中,“黑豹”“強力黑豹”“正黑豹”“東方黑豹”4個涂料品牌同時登上質量黑榜。

廣東省市場監督管理局近期發布的《關于2020年度廣東省涂料產品質量監督抽查情況的通告》顯示,在93家企業172款接受抽檢的涂料產品中,有21家企業的23款產品不合格,其中防水涂料就占15款,成為重災區,4個帶有“黑豹”字樣的品牌同時出現在不合格名單中。

不合格的“黑豹”和“正黑豹”兩個商標的產品同屬“深圳金瓶黑豹建材有限公司”,前者產品標稱名稱為“聚合物水泥防水涂料(濃縮型)”,被檢出“游離甲醛”項目不合格,后者產品標稱名稱為“聚合物水泥防水涂料”,被檢出“斷裂伸長率(無處理)”項目不合格。這兩款涂料的生產者地址同為“深圳市福田區沙頭街道泰然九路盛唐商務大廈西座2103”,規格型號同為“25kg/桶/JS-II型”。

廣東省市場監督管理局官網

不合格的“強力黑豹”商標屬于“東莞市雄發粘合劑有限公司”,產品標稱名稱為“強力黑豹防水涂料(第三代)”,生產者地址為“東莞市大朗鎮犀牛陂村公凹橫一路一巷3號”,規格型號為“25L/桶/JS-III型”,它被檢出“固體含量;拉伸強度(無處理);斷裂伸長率(無處理);不透水性”4個項目不合格。

圖片來源:廣東省市場監督管理局官網

不合格的“東方黑豹”商標屬于“深圳市新里豹建材有限公司”,產品標稱名稱為“聚合物水泥防水劑涂料(JS-II型)濃縮柔韌型”,生產者地址為“深圳市寶安區石巖官田工業區”,規格型號為“25L/桶/JS-II型”,它被檢出“固體含量”項目不合格。

圖片來源:廣東省市場監督管理局官網

圖片來源:廣東省市場監督管理局官網

“黑豹”商標遭遇瘋狂仿傍

北京商報記者從國家知識產權局商標局網站獲悉,被檢出不合格的防水涂料屬于聚合物高分子水泥防水涂料(簡稱“JS防水涂料”),核定使用類別為第2類。第2類“黑豹”商標屬于“深圳市新黑豹建材有限公司”,申請/注冊號為“22700376”,商標樣式為斜體加粗的“黑豹”中文,商品包括“屋頂氈用涂料(油漆); 刷墻粉; 聚乙烯膠泥; 無粘性化學涂料(不粘鍋用); 合成樹脂涂料; 防水油漆; 防腐蝕涂料”等。

圖片來源:國家知識產權局商標局官網

北京商報記者查詢深圳金瓶黑豹建材有限公司、東莞市雄發粘合劑有限公司、深圳市新里豹建材有限公司的注冊商標信息,上述不合格商標均未注冊成功。也就是說,4個登上質量黑榜的“黑豹”商標,一個是直接仿冒“黑豹”,另外三個則是傍著“黑豹”的山寨貨。

“黑豹”品牌在防水涂料市場中被競相仿傍,上述4個黑榜品牌只是冰山一角。

北京商報記者在淘寶搜索“黑豹防水涂料”,結果出現“老黑豹王”“黑豹王”“金黑豹”“金裝黑豹”“黑豹抗甲醛”“金黑豹王”“國標黑豹”“松坪山黑豹”“柏樂士黑豹”等數十個商標,產品名稱、包裝桶、字體樣式、LOGO不盡相同,讓人難以分辨。

北京商報記者隨機點開一款標稱商標為“老黑豹王”的產品,產品的展示圖片中寫著“正品國標”,并帶有防偽標識,標稱生產者為“深圳市黑豹建材有限公司”,然而北京商報記者在國家知識產權局商標局網站查詢“老黑豹王”,卻并無該注冊商標的信息。

涂料“傍品牌”亂象何解

“也許黑豹在防水涂料領域做出了點兒名堂,才惹來那么多企業仿冒或傍品牌。”一位知名涂料行業人士表示。

9月23日,北京商報記者聯系到“黑豹”商標的正牌擁有者、深圳市新黑豹建材公司董事長王榮柱。他表示,對于仿傍“黑豹”品牌的現象,“沒時間回復,說了也不管用”。

王榮柱的回復明顯帶著對仿傍的無奈。對于層出不窮的“傍品牌”現象,獨立財經評論員周正國認為,“一方面,由于知識產權保護不夠,冒牌太容易,打擊力度不大;另一方面,涂料技術相對成熟,沒有什么技術門檻,給了假冒偽劣企業可乘之機”。

商標侵權難以判定、判定后執行困難,成為品牌維權困難的主要原因。集佳法務律師陳靜認為,“即使是同一類別的品牌,判定是否侵權,還要看商標是否近似、商品是否構成類似、什么時候使用這個商標、在使用時有無惡意等,要考慮的因素比較多”。

隨著品牌維權意識的提升,“傍品牌”的違法成本逐漸增長。2019年11月26日,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侵害商標權糾紛” 民事案件二審決定,深圳市黑豹建材有限公司,黑豹防水建材(新豐)有限公司,余少敏、林錦忠賠償深圳市新黑豹建材有限公司共計34.85萬元。

為強化知識產權保護,實行懲罰性賠償制度,2020年11月18日,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出臺的《關于知識產權民事侵權糾紛適用懲罰性賠償的指導意見》指出,建立體現知識產權價值的侵權損害賠償制度,對于具有重復侵權、惡意侵權以及其他嚴重侵權情節的,依法加大賠償力度,提高賠償數額,由敗訴方承擔維權成本,讓侵權者付出沉重代價,可有效遏制和威懾侵犯知識產權行為。

山寨“黑豹”們的日子,未來也許會不好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