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7月,國家郵政局、國家發展改革委、市場監管總局等7部門聯合印發了《關于做好快遞員群體合法權益保障工作的意見》?!兑庖姟访鞔_了“十四五”時期末要實現的主要目標:快遞員群體薪資待遇更趨合理、社保權益得以維護、企業用工更加規范、快遞員群體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持續提升。對此,9月1日起,中通、圓通、申通、韻達、百世和極兔速遞6家快遞企業先后宣布快遞員每單派件費上調0.1元。

上調派費告別“價格戰” 多家快遞企業推出保障舉措

9月24日23時,中通快遞快遞員林澤謀結束了一天的派件工作。他告訴深晚記者:“今天派件量有200多件,按照公司新調整的派費標準,相比以前能多拿20多元提成。”

“剛開始聽說公司要給我們漲工資我還不信,沒想到上調的派費還真到賬了!”林澤謀打開手機,向深晚記者展示App錢包里的派費提成,從9月1日至今,一共718元。林澤謀表示,派費上調后,他的每單快遞提成從0.9元升至1元,每月大概能增加600元左右,月收入基本恢復到“價格戰”之前的水平。

從今年3月開始,多家快遞企業為爭奪市場份額,普遍采取了價格戰的競爭策略將運費一降再降,甚至出現了低于1元的快遞單價。遠低于成本的價格,最終由快遞物流的各環節來承擔,隨著末端派費的降低,快遞員的收入也大幅減少。

快遞專家趙小敏向深晚記者分析了快遞運費的分配結構:如果用戶付出10元快遞費,分撥費用在3元左右,面單、包裝、中轉等環節的費用大約5元,最后分配到末端網點的大約1.5元。其中,分配到末端網點費用還要扣除場地、客服等費用,最后才是給末端快遞員的派件費。“節省其他環節的費用只能通過技術升級來實現,降低成本最直接的方式便是縮減快遞員的派件費用。”趙小敏說。

“價格戰那段時間快遞員流失現象特別嚴重,身邊很多干了很多年的同事都辭職了。”申通快遞快遞員陳勇說。他表示:“上調派費后,我們每完成一單派件,提成都會直接存進個人App賬戶,每一筆明細都能看到,心里感覺更踏實了。”

末端派費上調,最終是否由消費者來買單?對此,深圳大學經濟學院研究智慧物流與供應鏈領域的專家楊昌博士認為:快遞員權益保障涉及產業鏈上下游、企業總部與基層企業、多部門協調以及央地事權,需要依法治理、源頭治理和協同治理。“上漲的派費會通過上下游企業共同合理分擔來消化,消費者承擔部分微乎其微,甚至接近于零。”楊昌說。

深晚記者了解到,除直接上調快遞員派費之外,許多快遞企業還根據《意見》精神,推出了系列旨在保障快遞員群體的舉措:7月中通宣布出資1億元設立“快遞小哥關愛基金”,對中通全網因疾病、意外傷害等原因導致生活困難的快遞員及其家庭提供資助;順豐也于本月初宣布投入5億元為超過20萬名基層快遞員提供職業規劃、學歷提升、轉型培訓等方面的支持。

各網點政策執行情況不一 “以罰代管”相對突出

“俺閨女今年剛上高一,這筆錢準備寄給她買點學習用品。”林澤謀向深晚記者表示,本月上調的派費他準備寄回河南老家??僧斔麥蕚涮岈F時才發現,系統顯示14天后他才能將這筆錢提現至銀行卡。

對此,趙小敏認為上調的派費應實時進入快遞員個人賬戶并可以隨時支取。“對于快遞物流行業來說,人員的流動性非常大,有些快遞員在14天內已經辭職了,那就是說如果上調的派費一直沒能到賬的話,快遞員就間接損失了一部分收入。”趙小敏說。

深晚記者實地走訪發現,各快遞網點對于上調末端派費的執行情況不盡相同。南山區一家中通快遞網點老板向深晚記者表示:“站點快遞員辭職的現象很頻繁,目前沒有接到派費上漲的通知,還是按照原來的工資標準發放。”

相比各快遞網點參差不齊的政策執行情況,快遞員群體更擔心快遞網點名目繁多的罰款。采訪過程中,多位快遞員向深晚記者反映快遞網點“以罰代管”的問題相對突出,且罰款項目多、不合理罰款多。林澤謀向深晚記者算了筆賬:“我每天派200多件快遞,每單派費1元。如果接到一個電話投訴,當月工資就會扣掉200元,相當于一天白干了。”

對此,國家郵政局市場監管司負責人表示:“郵政管理部門堅決反對企業‘一邊增加派費、一邊增加罰款’,將督促企業采取有效措施,整頓內部的以罰代管行為。”圓通快遞在調價通知中強調,提高派費是用于提高快遞員收入,各加盟網點不得隨意截留。申通快遞稱,嚴令網點必須嚴格貫徹落實政策,不打折扣地惠利到快遞員。中通快遞則表示總部將成立稽查小組,提供收派員內部投訴渠道,確保政策落地。

趙小敏表示,各快遞企業需要主動地執行《意見》精神,自覺履行上調末端派費的承諾,一線快遞員才能切實享受到《意見》帶來的政策紅利。“從快遞企業宣布上調派費,到一線快遞員拿到真金白銀,中間有一個漫長的過程。例如對于加盟制和直營制快遞企業相比,執行政策的情況就有所差別。”此外,趙小敏還呼吁相關部門制定強有力的監管措施,以確保一線快遞員拿到快遞企業承諾上漲的派費。

《意見》帶來發展契機 “治療”關鍵在打破陳規陋習

楊昌認為,《意見》的出臺有利于行業穩定健康發展,“能規范快遞行業經營,提升物流服務質量,增強物流企業競爭力,是一次很好的契機。”楊昌說。

據楊昌解釋,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里,快遞行業存在諸多亟待整改的問題。自我國電商蓬勃發展以來,物流運輸與終端配送需求量激增,物流服務企業數量增多。但與此同時,物流行業相關管理手段、作業規范、行業標準、監督機制等不夠健全。在利益的驅動下,許多企業使出渾身解數,甚至“不走尋常路”,其中最簡單易行的操作就是價格戰。“快遞市場一度出現沒有最低價,只有更低價的現象??梢哉f整個行業呈現出‘多、小、散、亂、差’的局面。”楊昌說。

趙小敏則認為,過去快遞公司間以低質量競爭為主,“和國際快遞業的實力相比,我們差距沒有縮小,還在一直拉大。我國快遞行業整體缺乏科技含量,可以說是勞動密集型產業。而《意見》出臺意味著該行業將迎來‘洗牌期’。”趙小敏說。她告訴深晚記者,快遞行業處于發展階段,現有問題或多或少不可避免,當下的關鍵在于“早發現、早治療”,他認為快遞企業應根據《意見》中的八項措施,結合自身實際,制定好落地細則,建立考評和監督機制,不斷總結經驗和發現問題以形成良性循環。

趙小敏表示“治療”的關鍵在于快遞企業要打破過往的陳規陋習,轉變思維。“快遞企業應該破除之前用價格戰獲取市場份額的慣性思維??爝f價格戰已經到了臨界點,再降價也無法提升市場份額。企業更應該關注公司運營能力、戰略調整以及架構的重組和整合,這是一個系統工程。”

對于快遞行業的未來發展,楊昌保持樂觀:“現在直播帶貨等新興網購模式快速發展,線上消費加速滲透,物流服務需求長遠看好。”在他看來,發展到現在,物流服務需求明顯,這勢必促進物流服務供應的快速發展;《意見》出臺也預示著快遞業將朝著健康方向發展,價格戰趨緩,龍頭企業不再“以價換量”,更多地向服務質量、社會責任、企業利潤傾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