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是“蘋果稅”還是“谷歌稅”,抽成是這些科技巨頭最具爭議的部分。如今,谷歌蠢蠢欲動,打算將其云平臺的抽成大幅降低。

當地時間26日,據CNBC援引知情人士報道,谷歌正在計劃下調客戶在其云平臺(Google Cloud Platform)上向其他供應商購買軟件時獲得的收入分成,將抽成比例從原來的20%降至3%。

對于該計劃的具體情況以及何時執行,北京商報記者聯系了谷歌公司,但截至發稿還未收到回復。不過谷歌發言人在給媒體的一封電子郵件中表示,“我們的目標是為合作伙伴提供行業內最好的平臺和最具競爭力的激勵措施。我們可以確認,收費結構的改變正在進行中,我們很快將公布更多關于這方面的消息”。

在互聯網分析師楊世界看來,谷歌如果降低抽成,最大目的應該是想吸引軟件制造商與合作者,以提高谷歌云平臺的市場份額。CNBC的報道也指出,這是谷歌云計算服務部門首席執行官Thomas Kurian自2019年上任以來,為提高競爭力而作出的最新努力。

彼時,Thomas Kurian從甲骨文來到谷歌,主要的任務就是趕超亞馬遜的AWS和微軟的Azure。但三年過去,這方面并沒有很大起色。

在市場份額方面,谷歌目前仍然落后于AWS和Azure。長期跟蹤云計算基礎設施市場發展的Synergy Research Group的最新調查數據表明,亞馬遜在云市場拿下33%的份額,微軟占有20%,谷歌云只有10%。

此外,雖然客戶可以在谷歌云市場上獲得一些知名軟件公司的產品,包括Confluent、Elastic、MongoDB和Twilio,但該平臺沒有Accenture、Equifax、FactSet、Freshworks、Hewlett Packard Enterprise和賽靈思等公司的產品,AWS則提供了這些產品。

不僅市場份額不及對手,與這些公司相比,谷歌的云端業務仍然是門虧本生意。在第二季度,谷歌報告其云部門收入為46億美元,但運營虧損為5.91億美元。

Gartner公司的高級分析師Raj Bala說:“AWS公司在云計算行業擁有巨大的領先優勢,微軟公司擁有大量采用該公司產品和服務的客戶。谷歌云在這兩個方面都不具備這樣的優勢。”

但與此同時,這些競爭對手的抽成比例卻大大低于谷歌。根據瑞銀分析師今年早些時候的估計,AWS抽成比例約為5%,每年產生約10億至20億美元的收入。微軟則在7月宣布將抽成比例從20%降至3%。

同時,谷歌公司也打算在云平臺服務方面進行更多嘗試。谷歌母公司Alphabet首席財務官Ruth Porat在該公司第二季度財報電話會議上表示:“我們將繼續加快投資步伐,擴大員工規模,在計算、銷售和營銷方面也是如此,我們將進行全面的擴張。”

雖然這些投資是谷歌云的關鍵,但它們并不是靈丹妙藥。一些客戶還曾抱怨他們的服務質量不高。Gartner公司在其最新的魔力象限報告中指出,“我們調查的一些企業在使用谷歌云平臺之后表示體驗很差。這在很大程度上源于谷歌云的快速增長以及由此導致的組織方面的不成熟”。

種種因素疊加,谷歌云到了不得不作出改變的時候。而除了提升自身競爭力的考量,楊世界認為,谷歌下調抽成也是在反壟斷監管下的大勢所趨。如今隨著全球不斷掀起對蘋果、谷歌等在內的科技巨頭進行反壟斷調查,以及制定相關法案,迫使這些科技巨頭不得不作出改變。

事實上,在《堡壘之夜》開發商Epic Games大戰蘋果、谷歌后,科技巨頭們的高昂抽成費已經開始松動。自那之后,這些公司的應用商店將不再被允許禁止開發商提供鏈接或其他通訊方式。

而近幾個月來,平臺手續費的問題漸漸攤在社會目光下,成為眾人的討論焦點。無論是面向消費者的Google Play Store、App Store,或者為企業服務的云端平臺,都不再收取過高的手續費。

今年7月,谷歌下調了通過其應用商店進行購買的傭金費率,將開發者每年獲得的最初100萬美元收入分成從30%降至15%。與此同時,蘋果也為年銷售額低于100萬美元的應用開發商提供了同樣的優惠。此外,微軟在8月份將從Windows應用商店購買游戲的抽成比例從30%下調至12%。

楊世界進一步指出,以谷歌、蘋果為代表,各家平臺的抽成漸漸成為政府、消費者關注的焦點。雖然相比消費領域,企業服務并沒有受到太多的審查與公眾壓力,但靠手續費創造營收的行為可能已經不再那么有效。

(記者 陶鳳 趙天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