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工業限電到民用限電,東北電力緊張帶來的影響已經持續數日。9月27日,東北三省均對電力供應情況作出了回應,國家電網公司也回應稱,將最大可能避免出現拉閘限電情況,堅決守住民生、發展和安全底線。除了東北三省,近期湖南、廣州等多地也出現了電力供應緊張問題,有觀點認為這與能耗“雙控”有關,對此業內專家表示,“雙控”的影響是間接的,電力缺口主因是供給側電煤難以快速響應需求增長,因此要保障煤炭供應。

突然來臨的“拉閘限電”

家住遼寧盤錦的高先生這幾天家里多次停電。他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其所在地區是區縣輪流停電,“最開始都是白天輪流停,影響不大,最近出現了一次突然拉閘,有人困在電梯里了。晚上停電也有,大家都在買充電臺燈。如果能提前通知一下比較好,起碼免得關在電梯里”。

據媒體報道,到9月27日,東北停電已持續4天。手機沒有信號,因為停電導致城市主干道的紅綠燈無法正常運行,部分商鋪也只能點蠟燭營業。此次限電情況多為市區、郊區的居民用電。東北多地有關電力部門工作人員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限制居民用電是因為對非居民執行了有序用電后仍存在缺口。

停電進一步導致了停水,吉林市新北水務有限公司9月26日在官方微信發布公告,稱將“不定期、不定時、無計劃、無通知停電限電,這種情況將持續到2022年3月份,停電停水變為常態”。不過,27日,該公司在致歉聲明中表示,上述通知措辭不當、內容不準確。

突發限電導致的安全生產事故也引發廣泛關注。據央視報道,9月24日,遼寧澎輝鑄業有限公司因突發限電,導致排風系統停運,發生高爐煤氣中毒事故。事故中,共有23人送至遼陽市中心醫院救治。截至27日,23人仍在醫院接受觀察治療,暫無生命危險。

華北電力大學教授袁家海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有序用電有分級預案,電網公司不可能不按照程序提前通知的。到了拉閘限電的程度,一定是缺口較大到了影響電網安全的程度”。

國網能源研究院財審所電價室主任張超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也表示,“我通過遼寧的同事了解到,限電完全按照規程操作,包括國家政策要求、行業標準、國網有序用電管理辦法等。因此如果真影響到居民,很可能是限電規模超過了優先限制的用電規模,只能對居民采取有序用電”。

“當然,由于此次限電緊急,不可避免地會有‘通知疏漏’‘通知不及時’的問題,這需要電網企業加強有序用電管理,利用多種渠道提前做好通知預警。”張超說。

多地電力供應緊張

目前全國供電形勢不容樂觀。9月26日遼寧召開的電力保障工作會議指出,7月以來,由于發電能力大幅下降,遼寧省電力短缺。9月23日-25日,電力供應缺口進一步增加至嚴重級別。

在湖南省,因電力供應緊張,長沙高新區的同心、芯城科技園等多個園區已建議入駐企業提前放假。廣東全省各市也已啟動有序用電預案,多地工業企業“開三停四”甚至“開二停五”錯峰用電。

為何會出現供電緊張的局面?袁家海認為,缺煤、煤價高、煤電機組虧損不愿意發電,是供應側主要原因,東北地區還要再加上新能源出力偏小的因素。

張超也分析稱,目前我國供電受煤炭產能產量限制,燃煤發電供應受限,供給是緊張的。又因為國內疫情恢復、國外訂單入境,用電同比大幅增長。整體來看,電力缺口主因是過去幾年煤炭控產能、限制產量,導致供給側電煤難以快速響應需求增長,同時用電需求增長超預期,兩個原因疊加導致供求錯配。除了煤炭供應影響外,近期風電光伏出力波動明顯,也構成了東北缺電問題。

張超表示,補足電力缺口一方面要恢復一部分煤炭可用產能,提高產量,保障煤炭供應;另一方面還是要做好有序用電管理,堅決按照規程做好管理,減少不必要用電,同時鼓勵民眾節約用電。冬季供暖期即將到來,預計短期內煤炭供應也很難大規?;謴?,因此預計電力供需將保持偏緊態勢。

針對當前供電形勢,遼寧、吉林、黑龍江省陸續作出回應,國家電網公司也在9月27日表示,最大可能避免出現拉閘限電情況。強化全網統一調度,合理安排運行方式,服務好發電企業,做到應并盡并。至于具體恢復穩定供電時間等問題,北京商報記者聯系國家電網公司,截至發稿并未收到回復。

與能耗“雙控”有關?

對于多地限電現象,有觀點認為,這與近期能耗“雙控”措施不無關系。今年8月,國家發改委印發《2021年上半年各地區能耗雙控目標完成情況晴雨表》,9個省(區)上半年能耗強度不降反升,被列為紅色的一級預警。對此,國家發改委要求這些省(區)督促各地采取有力措施,確保完成全年能耗雙控目標特別是能耗強度降低目標任務。

對于此輪錯峰供電與“雙控”是否有關系,廣東省能源局副局長劉文勝指出,本輪錯峰用電主要是因為高溫“加持”電量負荷雙增長、省內機組發電能力有限等因素造成的,并不是因為能耗雙控工作。廣東省堅持依法依規推進能耗雙控工作,避免“一刀切”做法,對未批先建等“兩高”項目依法依規采取停工、停產整改等措施。

多位電網內部人士和業內專家也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多地限電與“雙控”措施關系不大,背后的原因是復雜多樣的。

“國家剛剛修訂了‘雙控’機制,目的是更加有彈性。所以政策層面上不存在雙碳目標突然收嚴的情況。雙紅燈地區上半年能耗消耗過大,相比去年提前實施有序用電,一是因為電力供應緊張,二是因為要完成全年目標。”袁家海表示,不過他也強調,“地方確實需要優化能源‘雙控’機制,不能平時松松垮垮,最后時刻臨時急剎車交作業,更不能影響民生和經濟正常運行。”

張超也有類似的看法,他也提到,“不排除個別地區為滿足‘雙控’要求實施限電,但目前還沒能剖析出哪些地區的限電是以此為主要目的,可能更多的情況是電力供應短缺,‘雙控’紅牌是間接原因”。

(記者 陶鳳 呂銀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