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本殺市場的大火,不僅令國內掀起開店潮,還吸引了不少其他領域的從業者以全職或兼職的身份跨界踏足,成為劇本殺作者。但正當外界看到頭部作者可憑一個本賺數十萬元甚至更高收入時,被侵權的痛苦也時刻縈繞在劇本殺作者的周圍。除了劇本上線后,各式簡陋的盜版爭先恐后地涌出外,前期作者投稿時,也出現過劇本被打回,但創意卻被對方私自竊取的問題。而在劇本測試階段,還有作者遭遇過他人偽裝成玩家,組團竊取劇本各角色內容,隨后率先發本的情況。這些層出不窮的侵權亂象正擾亂著劇本殺市場的良性生態。

投稿被打回 創意卻被留下

“一個本賺10萬”“稿費六位數”“年收入達百萬”……諸如此類的信息不時便會出現在網絡上,奪取著人們的注意力。然而,隨著越來越多的人想要加入創作的大軍,侵權問題也成為發展道路上難以打破的石頭,阻礙著人們前行。

劇本殺作者孫女士最初入行時,便被擺了一道。“第一次寫劇本時,用三個星期的時間初步寫了一個包含6個角色的歡樂本。但自己當時既沒有經驗也缺少資源,投稿時便犯了難,只能從網上搜索信息。在找到幾家聲稱收本的公司后,滿懷希望地聯系對方,并按照對方的要求提交了初稿。最終劇本都被打回,難免有些失落。但讓我生氣的是,過了一段時間后,發現另一個測試的本子與我當時的創意幾乎一模一樣。”

不只是孫女士,其他劇本殺作者也曾遇到過類似情況。“當時也是將初稿傳給了發行公司,對方一開始回應稱,如果想發行需要對一些內容進行調整,但因與對方的意見沒有達成一致,雙方就沒有繼續合作。結果此后發現,我的創意出現在另一個本子里,并早于我的作品進行測試發行。”劇本殺作者吳先生如是說。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侵權劇本上注明的發行公司或相關工作室名稱,與此前作者對接的往往并不一致,這也讓原創作者在追尋侵權方時犯了難,得到的回復也往往是否認,或稱創意并不具有獨特性,其他作者早已想到類似模式。孫女士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當時每家公司都否認竊取了我的創意,我至今也不知道究竟是哪家公司或工作室盜用了”。

偽裝測試玩家組團竊取劇本

不只是投稿環節存在創意被竊取的風險,在劇本測試環節,劇本殺作者同樣也會遭遇套路,導致自己的付出打了水漂,劇本殺作者王先生便是其中之一。

“當時劇本測試時,找到店家幫忙組織一些玩家拼出幾局,希望找到劇本的漏洞和體驗感不佳的地方,進行后期修改。但沒想到的是,就在測試后一段時間,發現劇本竟然被抄襲了。”王先生表示,最開始自己還不知道究竟是怎么泄露的,后來經過前輩提醒才意識到,應該是測試環節出了問題。

北京商報記者了解到,目前市場中存在著偽裝成測試玩家組團竊取劇本的情況,幾個人分別約在不同場次里,選擇不同的角色進行體驗,并在測試中偷偷記下每個角色本的內容,后期再將所有內容聚合在一起,完整的本便輕而易舉地拿到手中。此后稍加修改,將角色名稱或職業等信息調整后便推向市場,將原創作者的投入與努力付之一炬。

據吳先生透露,測試環節接觸的人較多,因此這也成為一個容易被盜取創意的環節,需要相關作者格外注意,尤其是自己去做測試的作者。值得注意的是,不只是玩家,此前也出現過測試店盜取作者劇本的案例,所以在選擇測試地點時不要找不了解的線下店。

亟待堵上版權漏洞

毋庸置疑,劇本殺市場近年來的快速發展,使其成為不少人眼中的香餑餑。

據艾媒咨詢發布的《2021年中國劇本殺行業發展現狀及市場調研分析報告》顯示,2019年中國劇本殺市場規模已超過百億元,同比增長68%,2020年雖然受到疫情影響,但市場規模依然以7%的增幅增至117.4億元。而2020年中國劇本殺行業成交量TOP 10中,《你好》以3個月3684盒的成交量居于首位,《再見螢火蟲》《拾伍》《青樓》《前男友的一百種死法》《上鐘兒》《舍離2:斷念》等劇本也在當年實現超2000盒的成交量。

然而,頭部劇本殺作品在實現高收入的背后,創作也不是一件易事。王先生表示,為了能夠設計出更多有創意的劇情或案件,增加反轉,需要耗費大量精力思考劇本內容,一個劇本經歷三四次大改也不是個例。作者在創作作品的過程中,一定要選擇正規的發行公司,也可以進行版權登記,而在測試等相關環節,也要與店家、玩家簽署相關協議,借助法律來保護自己的內容不受侵害。

此外,在數字文創產業智庫研究員李杰看來,劇本殺市場是當下的熱點,不時出現的投資事件也證明了該市場受到的青睞,但從市場發展階段來看,仍處于初期,市場秩序、行業規定等方面尚未有完善的體系,尤其是版權保護層面,存在著漏洞,使得盜版、抄襲等情況成為劇本殺市場未能消除的痛點,這需要行業在發展過程中盡快完善各項制度。

(記者 鄭蕊)